一场被拖延的观看

曾有段时间,因为种种原因在上海的浦东浦西穿梭,中午出发,夜半归来,最深沉的时刻,莫过于大桥六线区间车缓行于黄埔大桥上,那段时间还是世博会,灯火亮遍浦江两岸,待将世博过去,江岸上的空虚却步步紧逼而来。 Continue reading